在剛剛過去的時時這個春節里,《中華詩詞大會》也許是時時最火的電視節目之一。和其他千篇一律的室外真人秀相比,《中國詩詞大會》無疑是當下節目中的一股清流。
16歲的武亦姝在2月1日播出的《中華詩詞大會》電視節目中,憑借豐富的詩歌儲備量贏得冠軍。她淡定從容的現場表現,在網絡上迅速掀起討論熱潮,收獲大量關注和贊嘆。
16歲的武亦姝因才走紅,該節目的主持人董卿也因時時端莊得體,出口成章而吸楮無數。節目中的董卿落落大方,眼角眉梢時時帶著盈盈笑意的光,各種詩詞信手拈來,向觀眾展示了自己深厚的文化底蘊。
不管是端莊大氣的春晚也好,溫婉清麗的詩詞大會也好,董卿的表現都讓人稱贊,不愧作為央視當家主持人。


楚漢相爭,西楚霸王兵敗烏江,听四面楚歌,自知難以突出重圍,便勸所愛虞姬另尋生路。
虞姬執意追隨,拔劍自刎,香銷玉殞。隨後,虞姬血染之地,長出了一種鮮紅的花,作“虞美人”。
後人欽佩美人虞姬節烈可嘉,創制詞曲,就常以“虞美人”三字作為曲名,訴一縷衷腸。
所以,這些以《虞美人》為詞牌的詩詞,天生就籠罩著一股淡淡的哀愁......
《虞美人》

晏幾道
疏梅月下歌金縷,憶共文君語。
更誰情淺似春風,
一夜滿枝新綠、替殘紅。
隻香已有蓮開信,兩槳佳期近。
采蓮時節定來無,
醉後滿身花影、倩人扶。
新綠替殘紅,這個春,太匆匆,月下飲酒,佳人相陪,問一聲,何時莫愁?

《虞美人》

蔣捷少年听雨歌樓上,紅燭昏羅帳。壯年听雨客舟中。江闊雲低、斷雁叫西風。
而今听雨僧廬下,鬢已星星也。
悲歡離合總無情。
一任階前、點滴到天明。
少年只知追歡逐笑享受陶醉;壯年飄泊孤苦觸景傷懷;老年的寂寞孤獨,一生悲歡離合,盡在雨聲中體現。

《虞美人》
李煜
春花秋月何時了?往事知多少。
小樓昨夜又東風,
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。
雕欄玉砌應猶在,只是朱顏改。
問君能有幾多愁?
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。
問天、問人而到自問,淒楚中不無激越的音調和曲折回旋、流走自如的藝術結構,使作者沛然莫御的愁思貫穿始終,形成沁人心脾的美感效應。

《虞美人》納蘭性德
曲闌深處重相見,勻淚偎人顫。
淒涼別後兩應同,
最是不勝清怨月明中。
半生已分孤眠過,山枕檀痕?稹br> 憶來何事最銷魂,
第一折枝花樣畫羅裙。
江淹說,黯然銷魂者,唯別而已。是怎樣難以排遣的離愁別緒讓人憔悴?
半生已經孤零零地渡過,思念卻未消減。淚水卻依舊會毫無節制地濡出來,沁濕了枕頭。



《虞美人》
秦觀
碧桃天上栽和露,不是凡花數。
亂山深處水瀠回。
可惜一枝如畫、為誰開。
輕寒細雨情何限,不道春難管。
為君沉醉又何妨。
只怕酒醒時候、斷人腸。
風物宜人,又恨留春不住;為君不惜一醉顏紅,又怕酒醒時候更添愁,只好任憑愁來折磨她了。



《虞美人》
周邦彥
疏籬曲徑田家小,雲樹開清曉。
天寒山色有無中,
野外一聲鐘起、送孤蓬。
添衣策馬尋亭堠,愁抱惟宜酒。
菰蒲睡鴨佔陂塘,
縱被行人驚散、又成雙。
“疏籬”、“曲徑”、“田家”、“雲樹”、“山色”、“孤篷”、“野外”,畫面清靜淡雅,再襯以鐘聲,富有動感。在這種環境中送別,心境自然是淒涼而憂郁的。



《虞美人》
陳亮
東風蕩漾輕雲縷,時送蕭蕭雨。
水邊台榭燕新歸,
一點香泥、濕帶落花飛。
海棠糝徑鋪香繡,依舊成春瘦。
黃昏庭院柳啼鴉,
記得那人、和月折梨花。
這雲淡風輕的天氣,正是引人快意的時候,然而卻時時下起了狂暴的雨。燕子新歸,而落紅已經成陣,大好的春光就這樣在風雨中消逝了。

《虞美人》
黃庭堅
天涯也有江南信,梅破知春近。
夜闌風細得香遲。
不道曉來開遍、向南枝。
玉台弄粉花應妒,飄到眉心住。
平生個里願杯深。
去國十年老盡、少年心。
想到往日賞梅,對著如此美景,總想把酒喝個夠;但現不同了,經過十年的貶謫,宦海沉淪之後,不復有少年的興致了。